AFC——给您打开进入轨道交通之门

AFC系统是一种由计算机集中控制的自动售票(包括半自动售票)、自动检票以及自动收费和统计的封闭式自动化网络系统。

 

AFC系统,要不要

——2019轨道交通人脸识别技术研讨会在西安召开

文:李宇轩、郑志涛

 

      AFC系统要不要?这不仅是会议一位演讲者的题目,也是本次会议所要探讨的主要议题,当然,这个指的是人脸识别技术”。

  当前,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的迅速发展,5G通信技术的突破,智能时代已悄然来到。继无现金刷卡、数字二维码支付成为时尚技术潮流的宠儿,我们尚未完全普及扫码刷手机过闸之时,刷脸却已悄然成为下一个潮头浪尖。在人脸识别技术商业化应用的快速推动下,在交通领域刷脸办事正预演预热。

      AFC系统,被誉为轨道交通的脸面工程,关系到乘客的直接体验。为及时了解支付新技术,交流新思路,分享新经验,探讨新方向,2019815日,中国信息产业商会自动收费系统专业委员会(简称AFC专委会)应市场发展需要,在古都西安召开了2019轨道交通人脸识别技术研讨会。一百多家单位,近三百多名代表齐聚一堂,共同对人脸识别技术在轨道交通AFC领域的应用发展进行了研讨交流,以促进新技术应用与产业共同健康发展。

  为对当前市场状况有宏观的了解,AFC专委会在本次会上发布了2019人脸识别技术在轨道交通应用的现状报告。据调查,目前国内已有三个城市轨道线路AFC系统开通了人脸识别功能,分别是北京、深圳和济南三个城市。其中,北京是最早开通并投入使用的城市,其市郊铁路城市副中心线和怀柔-密云线在201812月份开通时,同步使用人脸识别+乘车二维码过闸功能。济南地铁在20194月份开通S1号线时,也同步开通人脸过闸功能。深圳地铁20193月在车站试点人脸识别过闸功能,计划从今年8月份开始,分三个阶段逐步开放对乘客服务。另外,上海、南京、南宁、青岛等十多个城市也在进行试点和试验。但各个城市采用的技术都有差异比如南宁地铁是采用全态识别技术,福州地铁采用虹膜识别技术,北京机场线采用人脸+指静脉。另外,合肥地铁是把人脸识别用在边门上,广州地铁则用在票务和安检一体机上。这些城市已经完成了实验室的测试,计划下一步扩大试点,或计划近期全面投入使用。

  综上所述:目前已经投入运行和正在进行试点的人脸识别项目,主要表现形式有闸机、边门和票检一体机三种形式。有采用纯人脸识别的,也有采用人脸+其他虚拟辅助手段的,如人脸+其他生物特征识别、全态识别或者虹膜识别的。系统的人脸数据库设计规模为:对普通扣费乘客人脸数据为100万级别,对于免费乘客和其他用户人脸数据为10万级别。

  人脸识别技术在轨道交通中的热度升温,必有其兴起的缘由。2018AFC专委会发布过我国轨道交通AFC系统发展报告,对扫码过闸在轨道交通领域发展进行了调研和总结,当时35座已开通地铁城市中大部分已开始扫码过闸的试点,至一年后的今天整个轨道交通领域已全面普及扫码过闸支付。

  新型支付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兴起,主要缘自乘客对AFC支付便捷性的要求。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快速发展,乘客已经被诸多互联网企业培育”得“用户体验要求越来越高,由此对轨道交通AFC的便捷性和灵活性或有诟病而在轨道交通领域内部,管理者不断提出创新的要求,例如做智慧地铁,不上一个大数据,不搞一个人工智能,没有互联网支付怎么算是智慧地铁?同时,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深度学习、AI和计算机计算能力增大、硬件成本大幅降低等,都给人脸识别技术大规模应用提供了基础条件。

  人脸识别技术在AFC系统能不能用得好,除相关的业务规则以外,有一项重要的指标就是——速度。在调研中,某地铁公司测试显示,前端拍摄人像和扫二维码,传回后台,比对完成后返回结果到前端,整个过程大约用时0.6s,这闸机处理IC卡的时间相近。

  除速度外,人脸识别的准确性也是一大问题。目前各厂家都宣传自己的人脸识别算法准确率超过99%。而据国外的研究报告,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准确率比普通人对人脸识别的准确率要高,甚至接近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察、法医等专业人员的准确率但同样据国外的报告,2016年和2017年伦敦的加勒比海狂欢节上,警方使用人脸识别软件辨别罪犯,对白种人能准确识别,对有色人种则全军覆没。104个有色人种数据中102人被错误识别,只有2人是正确识别这说明人脸识别在某些应用场景下还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安全是个永恒的话题,有技术也不能滥用,有技术也不能任性

        20197月,在第四届全球金融技术(北京)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指出:现在比较热的是人脸支付,人脸是非常敏感的个人信息。一旦泄露或者被盗取,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信用卡号码、电话号码遗失或者被盗以后可以换,但是人脸是生物特征,几乎不可能更换。“所以有技术也不能滥用,有技术也不能任性”!

  公安部已经就人脸识别应用发布了一系列的标准,对于在何种场景下,如何应用人脸识别技术进行了分类和说明根据城市轨道交通AFC的应用场景,与公安部标准《安全防范-人脸识别应用-分类( GA/T 1470-2018 )》分类中身份核验远程确认配合式身份辨认这两个场景比较接近。对应用的要求分别是静态采集-配合采集-1:1或者1N比对-有人脸防伪要求-无人值守。

  综合考虑,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建议轨道交通运营企业与公安部门相关的互联平台对接,建立可信的乘客身份信息库。AFC系统中采用人脸识别+辅助识别的双识别方法来进行乘客的身份确认(1:1)或身份辨认(1N)这样就确保了本人、实名和账户相统一,做到真正的信用消费。另外,电子技术也在不断发展,比如电子围栏、电子嗅探器等也被提出来,将来条件成熟了,也是可以实现乘客无感通行的。

  人脸识别不算新技术,1964年就被提出来,但在实际应用上一直裹足不前,直到2006年提出深度算法,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取得突破性发展以后,才开始出现爆发式发展。准确的说,人脸识别在支付系统上的应用是一个新的应用场景,许多技术问题还讨论、研究和突破。

  所有的技术是为业务服务的,只有能融入业务,为业务提供好支撑才是好技术。当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也会推动业务规则发生变化,业务也会迫使技术进行突破,但是乘客对能更舒适便捷安全地乘坐城轨这个需求是不会变

  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AFC的具体化表现就是让乘客更舒适更便捷更安全地购票过闸。人脸识别在AFC上应用无疑是一种创新,但随而来的是各种问题需要解决,包括支付安全和隐私保护等问题创新”并不是为创新本身,而是为业务提供一个更好的支撑和解决方案。

  “莫为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让我们共同努力,将轨道交通AFC系统的打扮得更加美丽

aa

图1:致辞领导:AFC专委会专家组组长王健、西安轨道集团副总工侯久望

主持人:AFC专委会杨承东、西安轨道运营陈建萍

bb

cc

图2:演讲嘉宾:居理(AFC国标组)、于爽(AFC专委会)、马怀清(深圳地铁)、刘斌(新科佳都)、朱琼斯(杭港地铁)、邓亚峰(格灵深瞳)、张智霖(北城院)、罗洪元(检测中心)、秦树睿(中软)、杨展(铁二院)、车雪峰(运通智能)、袁鑫(雷格特)、钱鸣(普天轨道)、蒙孝宗(咪付)

dd

图3 会议总结:AFC专委会名誉理事长 陈凤敏

 

22

图4 会议合影

 


 

 

AFC系统,要不要“脸”

网站首页    AFC专委会    消息    AFC系统,要不要“脸”